王纬温 编导王纬温 摄像王纬温 剪辑涂汶声

来自联合早报

原文标题中国特稿:你的失恋重庆要收藏

https://www.zaobao.com/znews/greater-china/story20190602-961379


  5月初的重庆心脏地带——渝中区解放碑,成双成对的情侣漫步阴霾低温的街上。这里虽没有巴黎浪漫之都浓情蜜意的氛围,但也熙熙攘攘,空气中全然感受不到一丝失落抑郁、悲伤离别。灰色、不起眼的路杆上贴着的咖啡色底、白字广告,上面的“失恋”两字分外醒目,与周遭气氛略显不协调。


  自世界首座位于克罗地亚的失恋博物馆去年6月登陆上海办展以来,中国对“失恋博物馆”或“失恋博物展”(以下统称失恋博物馆展)有如着了魔,不到一年时间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南京、成都、西安等多座城市。这股风潮今年3月吹入“山城”重庆,短短不到百日就成为中国拥有最多纪念失恋博物馆展的城市,数量已多达五六家。


  带着满满的好奇,记者5月初选择性造访重庆两座同于4月下旬开张、风格大相径庭的失恋博物馆展,其一位于喧嚣的解放碑一带的“最后一封情书:重庆失恋博物展”,另一是坐落长江以南、一座静谧山丘上的“失恋星空艺术馆”。

ZB_0602_CJ_doc75l09pxbk5s10viiai4e_31204058_limlhu.jpg

重庆失恋博物展外观。(《联合早报》记者-王纬温摄)

大部分失恋博物展色调昏暗

  到访前对失恋博物馆展的既有印象是“看哭千万人”,不过参观位于商场“大都会东方广场”内的重庆失恋博物馆展后,印象改观。该展用色大胆,多处选用明黄色、粉红色等明亮色调,令人始料未及。

重庆失恋博物馆展策划部副总监乔岚(22岁)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介绍,重庆目前大部分失恋馆展“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灯光打得暗暗的,空间做得小小的,让你觉得比较容易落泪。”该展之前在西安,走的也是抑郁的风格。

展览用色大胆,来自安徽安庆、在重庆求学工作的乔岚解释说:“大家更希望看到的是,哭完之后走出去很轻松的这种感觉。我们不希望让你抑郁,而是把伤口缝合,快快乐乐生活下去。”

随处都有主题墙

面积300多平方米的展览与其他失恋馆展一样,集中展出中国各地,甚至海外失恋网民和到访者献出、承载恋爱记忆的物品和故事,随处都有让访客留言和拍照的各种主题墙。

有两处让记者印象深刻:“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主题墙,以及为重庆量身打造的“重庆别为我哭泣”“重庆失恋术语”“重庆高校失恋指南”等主题墙。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设在靠近展场终点处;墙被一分为二,左边黄面墙上写着红字“向来情深”,右边红面墙上则写着黄字“奈何缘浅”。访客面向墙时须选择向左还是向右前行。

乔岚介绍,一旦访客选择“向来情深”向左走,掀开帘子会发现里面其实是个死胡同,无路可走。这个设计想要传达的是:“你情深似海,但只会在这段(逝去的)感情里挣扎、痛苦。”当访客回到原点迈向“奈何缘浅”并同样掀开帘子,会发现出口其实就在这里,领悟到应学会放手、选择放下。访客可在此留下“最后一封情书”,最后从一扇蓝底白字、写着“不要回头”的大门迈出,走向新生活。

至于其他主题墙,“重庆别为我哭泣”是一堵以重庆轨道车厢内部为设计的立体墙,供访客打卡摄影,视效颇佳。“重庆失恋术语”写满恋爱及失恋可能会用到的重庆话,如“雾独独”(莫名其妙)、“神戳戳”(思维不正常)、“哈戳戳”(智商不高)等,极具重庆特色。“重庆高校失恋指南”则提供重庆高校以及各学府莘莘学子的单身率和失恋率,供少男少女参考。

失恋博物展也转型

重庆失恋博物馆展也在转型,尝试把失恋的定义拓宽至男女恋爱以外,照顾到已婚男女、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等更多人群、各种感情状态中的“失恋”。

乔岚说,随着竞争对手的增多,“我们发现你光走治愈,会把路越走越窄。所以我们把失恋定义为失去恋爱,而不是简单(男女间)的分手。”这样的做法据称获得受众的良好反馈。

乔岚分享近日一名准妈妈在丈夫陪同下来到失恋博物馆展,向已离开她的孩子真情留言:“是爸爸和妈妈没有准备好,等我们准备好了,我们还是会很热情地期待你的到来。”这让男女分手以外,处于其他“失恋”感情状态的受众,也能透过展览打开心中的结,放下牵挂。

失恋星空艺术馆展出真实故事

与重庆失恋博物展氛围迥异,失恋星空艺术馆静躺在南岸区重庆市游乐园内一角。展馆依山坡而建,外形长得更像一座咖啡馆,大门外宽敞的露天阳台上可向北俯瞰由西向东流过的长江和渝中半岛,视野豁然开阔。

据了解,展览是已在重庆生活十几年、来自福建的大股东所办,之前办过其他艺术展的他长期走不出失恋的阴影,这是他首次办失恋展。

展场面积约160平方米,只有重庆失恋博物展的一半,但里面也有一些别具一格、颇具哲理的装置,例如一面被旧报纸覆盖、挂着用钢线制成枯萎玫瑰的主题墙,一个位在正中的大木质十字架将墙一分为四,宛如一座埋葬过去的爱情坟墓。据介绍,墙上糊的旧报纸是艺术馆用了半年收集而来,年份最远和最近的报纸分别为1970年和1995年,营造一种亲情友情多年后回忆起来如同泛黄的旧电影效果。

“星空房”是亮点

“亮闪闪”的星空房是展览一大亮点,狭小空间里是360度的镜像,数不清的灯盏高低错落地凌空悬挂,不断变换缤纷的色彩,宛如梵高的星空,让访客置身迷离的幻境中。

负责艺术馆文字和故事征集的钟灵(27岁)向记者介绍,星空房象征梦幻般的爱情,里面如梦如幻,置身其中的人们往往看不清爱情本质。

来自四川的钟灵说:“很多人实际上只是爱上爱情本身的这种感觉,然后把这种感觉加注在某个具体的人身上,然后觉得爱上这样的一个人。”与很多失恋者交谈过的她认为,很多人没看清自己在一段感情中展现更多的其实是一种迷恋,而不是爱,因此非常痛苦。她说,迷恋可能是一种不自爱和不断自我犯贱的表现,爱则是懂得在一段感情中欣赏、认同、奉献,以及妥协。

确认每一个故事属实

除馆内的艺术装置,钟灵介绍,艺术馆另一特色是里面展示的每一个故事都是真实的,她曾与每一个当事人进行确认。这番话引起记者追问:难道其他馆展的故事有造假瞎编的现象?

对此,钟灵认为,虽不能证明同业有编故事的行为,但可能性确实存在。她说,自己在网上做市场调查时发现,在克罗地亚失恋博物馆展出的一把斧头和其背后的故事,就曾在中国被改编展出。克罗地亚的那把斧头,由一名被男友发现出轨的女子捐出,庆幸男友用于砸坏女子住家的斧头没落在她头上。

钟灵说:“在(中国)国内这种事非常少,但我在一家(国内)失恋博物馆的公众号上看到同样的展品,也是斧头,只是故事不一样。如果我没了解克罗地亚那一家,我也许不会想太多。”

访问结束前,钟灵感性地把她想对访客说的话告诉记者:“珍惜吧。人这种生物很可怜,活着的时候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死,离死很遥远。临死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很多事情都没做,这辈子好遗憾。所以当下很重要,珍惜每个遇到的人。”

心理专家:失恋博物馆展是道场

对于失恋博物馆展为何风靡中国,受访者给出的解释,无外乎它引发失恋者的巨大共鸣,以及其他受众猎奇尝鲜的心理。

乔岚说:“大家看待失恋博物展,可能首先不是失恋,而是博物。博物展给人的感觉是琳琅满目的展品,代表我能看到别人的故事。”

钟灵则认为,这个趋势的核心在于与数十年前相比,目前民众普遍生活富足,需求已发展到精神层面,对美学和精神生活的追求正在觉醒。

专家:独生族两个“不安生”

重庆市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所长谭刚强分析,席卷中国的失恋博物馆展是一个供内心普遍凄苦的“独生族”世代自救和抱团的工具,同时也反映社会的焦虑情绪。

谭刚强认为,这股风表面看似广大失恋者在寻求共鸣,但根本在于已成为中国社会中坚力量的独生族,大多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也缺乏社群关系,又与父母有文化冲突,内心普遍孤独,因此特别渴望友情和别人的帮助及呵护。

此外,中国的城镇化变革也带给80后和90后出生的独生族两个“不安生”:居住环境和工作不安生,以及情爱不安生。

很多中国青年为了生存不断迁徙,以“外来人”身份游走于各城市,无论工作居所还是情爱都不稳定。谭刚强分析:“(他们)想亲情却得不到亲情。正常的男女也需要一点慰藉,一旦(感情)分裂,他内心就很凄苦……所以有人一提出这样一个东西的时候,更多人马上就积极响应去看一看。当这些零散个体的失恋情绪、情怀、经历集中在一起的时候,就把共鸣扩大扩响了。”

他说:“建一个失恋博物馆,和大家一起喝红酒、喝小酒馆,一起唱卡拉OK,性质上是一样的。人们的凄苦在寻求治愈、自我拯救的一个工具和道场。刚好失恋博物馆就是一个道场。”

不过,谭刚强也提醒,通过失恋博物馆展缅怀失去的恋情并将之公诸于世,可能会对前对象造成无形的压力,让要重新恋爱的他们在新伴侣面前陷于尴尬。

谭刚强认为,失恋博物馆展其实类似公开求婚,“公开求婚一部分人能感动,但(对)更多的人,你是用公众舆论在绑架对方。”他也认为,失恋馆展是社会世俗化的产物,大半其实都是商业道具。

访客以青壮年居多

据记者数日不同时段观察,参观失恋博物馆展的人群以模样青涩、20岁上下的少女居多。此外,也有一些年轻情侣,以及少男。据了解,到访艺术馆的访客以16岁至35岁者居多。

前去存放记忆、埋葬爱情的某男性大学毕业生告诉记者:“来这里只是跟自己说一声,也许这已到尽头,把这个(最后想说的话)放在这里也就可以了。”

至于失恋博物馆展能否起到疗愈情伤的作用,首次参观的男生轻叹说:“可能吧,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解药。”

成为网红城市 吸引失恋博物馆落户

重庆去年春夏开始在中国短视频应用抖音上走红,成为非常火爆的网红城市。抖音去年9月发布的“城市形象短视频播放量TOP榜”上,重庆以113.6亿次高居榜首,成为唯一播放量过百亿级的城市。游客纷至沓来是失恋博物馆展纷纷选址重庆的诱因。据了解,“五一”四天长假期间,重庆失恋博物展和艺术馆分别迎来3200人次和600人次可观的访客量。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蒲勇健受访时表示,失恋博物馆展是一种极具创意的心理营销手段,“比如说卖一种表达失恋的衣服,它会勾起很多人对过去失恋记忆和怀念,也会对营销有很好的推广作用。”这对品牌的打造也有很好的作用。

蒲勇健也认为,旅游在重庆是一个朝阳产业,发展博物馆展能带动旅游业,在目前经济放缓之际,能助力经济转型升级。

他说,目前重庆游客虽多,旅游收入却不高,大多数游客只是冲着重庆在抖音上的热度到网红景观拍短视频打卡。重庆主城区旅游业当前主打夜景、洪崖洞、李子坝站“穿”楼而过的轻轨等,但游客还想要有别的旅游体验。

   重庆旅游部门则想通过在主城区打造更多主题式博物馆,希望来渝游客能多待一段时间,“多消费、多花钱,通过发展旅游来提振重庆的经济。”

新闻
新闻

02

2019.06

你的失恋重庆要收藏

失恋博物馆和失恋博物展今年持续风靡全中国,3月更席卷网红城市重庆,不到百天就成为中国最多失恋博物馆和展览的城市,数量已多达五六家。失恋博物馆主要集中展出中国各地以及海外失恋网民和访客献出的、承载恋爱记忆的物品和故事,馆中随处都有让访客留言和拍照的各种主题墙以及艺术装置。失恋博物馆展为何风靡中国,它们真能疗愈情伤?

06

2019.05

融入城市之心 探索地道重庆 重庆解放碑凯悦酒店正式亮相重庆市中心黄金地段

中国重庆 (2019年5月6日)—— 重庆解放碑凯悦酒店于今日正式揭幕,开门迎客。

14

2018.08

西南地区首家“可口可乐”主题室内乐园——可口可乐科幻体验馆登陆大都会东方广场

2018年7月,大都会东方广场“可口可乐科幻体验馆”正式开园迎客。 该项目携手全球爱戴品牌“可口可乐”打造西南地区首家以“可口可乐”为主题的室内乐园,集游乐、科技、互动、益智、休闲于一体,致力为广大客人带来缤纷欢乐体验。

11

2018.03

汇贤产业信托委任凯悦管理 旗下重庆东方广场内之酒店项目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一日)汇贤产业信托(「汇贤」)今天宣布与凯悦签署协议,委任凯 悦管理汇贤旗下重庆东广饭店有限公司(前称重庆海逸酒店有限公司,汇贤于二零一七年 收购后更名)持有之重庆酒店项目。

TEL : (023)63726271 重庆市渝中区邹容路68号大都会东方广场

COPYRIGHT (c) 2016 metropoltan oriental plaz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 投诉建议

渝ICP备16011166号

投诉建议

提交